• <code id="v6apy"></code>
  • <tr id="v6apy"></tr>
    <th id="v6apy"></th>

    <tr id="v6apy"></tr>

    <strike id="v6apy"></strike>

    <code id="v6apy"></code>

    我們每天都在努力 辦家長滿意的學校

    We are working hard every day to set up schools that parents are satisfied with.

    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舉行記者會陳寶生就“教育改革發展”答記者問

    發布日期:2017-03-13 12:03:21  點擊量:289   信息來源:原創

    3月12日,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新聞中心舉行記者會,邀請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就“教育改革發展”的相關問題回答中外記者的提問。(本報記者 張學軍/攝)

    本報北京3月12日訊 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新聞中心3月12日下午在梅地亞中心舉行記者會,教育部部長陳寶生應邀就“教育改革發展”這一主題,回答中外記者提問。

    記者會開始時,陳寶生說,今天是周末,看到這么多記者朋友來參加教育專題的記者會,很受感動,非常感謝。這是我到教育部工作后第一次參加記者會,因此我把今天的記者會看作是一場考試。各位就是出題的老師,也是閱卷的老師、監考的老師,我就是答卷的學生。希望今天的這場考試是一場素質教育的考試,不是應試教育的考試。下面我愿意回答各位朋友提出的問題。

    “讓鄉村教師下得去留得住教得好”

    新華社記者:剛才陳部長提到考試和教師的問題,我想替鄉村教師問一個問題。大家都知道,區域經濟發展不平衡,以及城鄉的二元分割導致鄉村教師難招難留。此前,國家出臺了《鄉村教師支持計劃(2015—2020年)》。請問陳部長,這個政策實施的效果怎么樣?下一步,我們還會出臺哪些舉措,來解決這些鄉村教師的后顧之憂?

    陳寶生:謝謝你提了一個很好的問題,為我們的鄉村教師代言。

    我們國家現在有300萬名鄉村教師,他們是我國基礎教育的脊梁,尤其是我們農村孩子成長的園丁。2015年出臺了《鄉村教師支持計劃(2015—2020年)》,這個《計劃》是我們共和國歷史上第一個關于鄉村教師隊伍建設的計劃,意味著鄉村教師隊伍的建設已經上升為國家戰略?!队媱潯穼嵤┮詠?,教育部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加強鄉村教師隊伍的建設。由于歷史、經濟社會發展不平衡的原因,鄉村教師短缺這個問題非常嚴重,集中表現在三個方面,教育部也圍繞這三個方面出臺政策和措施,加強鄉村教師隊伍建設。

    一是要“下得去”。鄉村教師短缺突出表現是“下不去”?!队媱潯奉C布以后,深入實施“特崗計劃”,這是專門針對鄉村教師隊伍建設的,在全國范圍內招收畢業生到鄉村工作。這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鄉村教師短缺的問題。連片特困貧困地區和265個連片特困貧困地區之外的省貧縣都納入了這個范圍。

    二是“留得住”。下去了留不住,干一段時間就走了,“特崗計劃”也有這個問題。解決留不住這個問題,主要有三招。第一招是中央財政投入了52.53億元資金,有8.1萬所學校的近130萬名鄉村教師受益。主要是提高補助,讓他們在鄉村從事教育勞動得到相應的補償,大體上人均每月300元左右,一些省財政拿出資金投入,標準比較高,最高的每月1500元。這是解決經濟范圍的。第二招是在全國建了40萬套周轉房,為鄉村教師、特崗教師建周轉房,讓他們住在條件比較好的地方,能夠安心在那里工作。第三招是提高他們的榮譽。我們向106萬名在鄉村從教30年以上的教師頒發了榮譽證書,這在共和國歷史上是第一次。這么大規模地頒發榮譽證書,就是想通過這樣的精神獎勵,營造教師在鄉村從教光榮的濃厚氛圍,讓他們有職業的榮譽感。這是解決“留不住”的問題。

    三是“教得好”。解決“教不好”的問題,主要是質量問題。我們采取一些措施鼓勵水平比較高的校長、教師向鄉村流動,有經濟措施也有保障條件的措施,鼓勵他們流動。還有一個措施是培訓,培訓的關鍵是學校得有一個好校長。這兩年,教育部培訓校長380萬人次,不斷給他們培訓,讓他們提高管理和教學水平。好的校長帶著一幫教師,鄉村教學水平才會逐步提高。下一步,我們要繼續貫徹落實好鄉村教師支持計劃,同時還要解決一個問題,就是盡可能向村小和教學點傾斜,統一城鄉教師編制標準。另外,要下功夫解決好“長不高”的問題。所謂“長不高”的問題,就是要從制度上解決鄉村教師評職稱等職業發展問題。做好制度安排,經過一段時間,鄉村教師短缺的問題就會得到較大緩解。謝謝。

    “通過思政教育給學生筑起‘承重墻’”

    人民日報記者:一直以來,我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短板在于缺乏針對性和親和力,難以滿足學生成長的需要和社會的期待。請問陳部長,在全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會議召開之后,教育部下一步在加強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方面,工作重點將是什么?

    陳寶生:去年12月7日,黨中央在北京召開了全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會議,習近平總書記出席會議并發表了重要講話。為什么會開這樣一個高規格的會議?正如你剛才講的,我們高校的思想政治工作正處在一個轉折階段。高校思想政治工作存在的主要問題是親和力不夠、針對性不強。我們面臨的任務就是怎樣進一步加強和改進思想政治工作,能夠真正為高校學生的成長助力,為他們加油,為他們“美容”。我們到高校去調研,思想政治理論課抬頭率不高,人到了心沒有到,什么原因呢?內容不適應他們的需要。主要原因可能是“配方”比較陳舊、“工藝”比較粗糙、“包裝”不那么時尚,所以親和力就差了、抬頭率就低了。

    所以,怎樣改進和加強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是這次會議關心的重點問題,也是我們高校需要解決的重大問題。怎么解決呢?

    第一,理論和實踐相結合。要引導大學生學習黨的基本理論。要把這種學習注入實踐的活力,充分運用實踐中群眾的豐富創造。要和實踐結合起來,讓他們感受到理論是來自于實踐,是能夠指導當代中國的實踐。理論和實踐結合,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筑起一個“同心圓”。

    第二,育德和育心相結合。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統領,對學生加強道德教育、法治教育,讓他們能夠在學校健康成長。同時,引導大學生學習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幫助他們健康成長,修身養性。要把育德和育心結合起來,讓他們成長為健康的人、全面發展的人。也就是說,通過思想政治工作,通過這樣一種教育,給大學生修筑起一座“承重墻”,將來走向社會能夠承重,能夠經得起各種考驗。

    第三,課內和課外相結合。課堂內一定要改革思政課的內容、授課方式。內容沒有針對性,授課方式不適應,學生就不愛聽。簡單舉個例子,像我們這一代人,當過農民,當過知識青年,當過工人,經歷了那么多的風風雨雨。我們上大學講思政課,一開始講生產力、生產關系,我們能理解?,F在的學生高中畢業進了大學,校門對著校門,一開始就講生產力、生產關系,經濟基礎、上層建筑,他會很茫然,理解不了。所以,課堂內要改革,我們今年要打一場提高思政課質量和水平的攻堅戰。課堂外,要加強校園文化建設,舉辦豐富多彩的文化活動,讓大學生浸泡在文化中成長。文化要浸泡進去,才能得到滋潤。我想,這樣就能夠給他們建立起思想交流的“立交橋”,思政課肯定能夠得到改善?,F在已經出現了這樣好的勢頭。

    第四,線上和線下相結合。線上就是運用好信息化手段,運用好網絡陣地,給他們輸送正確的營養、健康的營養。線下就是要通過各種制度安排和健康的活動載體,讓他們充分發揮自身的積極性、創造性,健康成長。謝謝。

    “通過發展教育割斷貧困代際傳遞”

    中國教育電視臺、中國教育網絡電視臺記者:3月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四川代表團審議時,提到涼山州“懸崖村”,讓人感到特別揪心。同時,強調做好扶貧工作要精準發力,扶貧先扶智。請問陳部長,下一步我們在教育扶貧工作上將如何精準發力?

    陳寶生:習近平總書記對四川涼山州“懸崖村”的關心,充分體現了他對人民深厚的情懷。教育部專門派出調研組,赴這個地方進行深入調研。

    “懸崖村”這個地方的貧困孩子,為了求學,爬上爬下,每天在危險中行進,我們感到非常羞愧,我們沒有解決好這個問題。從另一方面說明,打勝脫貧攻堅戰對教育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打贏脫貧攻堅戰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重要內容,是最關鍵的一招。從目標上講,叫“兩不愁、三保障”,就是吃不愁、穿不愁,保障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這就是“吃穿教醫住”。五個字中,“教”字在中間,它具有基礎性、先導性、根本性的作用。所以,我們圍繞打贏脫貧攻堅戰做了幾件事:

    第一,制定一個規劃。由教育部牽頭,國務院六個部委聯合頒布了《教育脫貧攻堅“十三五”規劃》,圍繞“吃穿教醫住”這五個方面,定了這樣一個規劃。

    第二,著力實施“兩個轉變”。一個轉變是從單純扶貧轉向綜合扶智。過去我們也扶貧,就是解決貧困問題,送點錢,搞一個項目?,F在重點扶智,扶貧先扶智,通過發展教育,割斷貧困代際傳遞。另一個轉變,就是由大水漫灌改為精準滴灌。過去水龍頭一開漫灌過去了,現在要精準滴灌,實現這兩個轉變。

    我們重點解決三個問題:一是解決輟學、失學的問題,就是“控輟保學”。我們已經全面普及九年義務教育,2016年,全國有一億四千多萬名義務教育階段的學生,義務教育鞏固率是93.4%,一些孩子還沒有完整接受義務教育,所以輟學、失學這個問題要解決。二是解決“讀書無用論”。讀書無用的觀念在貧困地區的影響比較大。一些家長認為,孩子認識幾個字就行了,早點干農活,出去打工。三是解決貧困農民和普通農民在教育上差距拉大的趨勢,要遏制這個趨勢,解決這個問題。這三個問題是總書記關心的問題,也是我們現在農村貧困地區教育面臨的三個突出問題。第一個問題實際上是一個規模問題,是一個義務教育入學的問題,數量的問題;第二個是質量問題,我們要提高它的質量;第三個問題是公平的問題。要解決這三大問題,我們要就問題來說。

    就措施來說,首先是錢的問題。多搞一些錢,要加大投入力度,從基礎建設到學生資助,向貧困地區、貧困家庭傾斜。二是把數搞準一些。貧困地區各個學段,小學、初中、高中、大學各有多少人口,它的需求是不一樣的,要進行分類幫扶,精準扶貧。三是把事做實一些。比如說經過三五年努力,讓教育基本公共服務在貧困地區建檔立卡的貧困戶實現全覆蓋,做到這一點是了不起的事情。還有各個學段,從小學開始到大學,從入學到畢業,實現全程資助。把這些做到,就會有很大的改善。再比如繼續實施中西部地區招生協作計劃。2016年,安排協作計劃20多萬人。如果一所高校每年招2000個左右的大學新生,按照這個數據來看,相當于在西部建了100所大學。我們要繼續實施在農村貧困地區重點大學招生專項計劃,提高這個比例。這是促進公平的重大舉措,也是把事做實一些。最后一點是把人搞強一些。所謂把人搞強一些,就是專門干脫貧攻堅戰的人要強一些。這有兩項措施,一是教育系統參與脫貧攻堅戰的人要抽精兵強將,到一線去打仗;二是積極爭取財政支持,組織高校、教育單位對口幫扶,吸引社會力量參與扶貧,運用信息手段提高教育脫貧效果。我相信這四件事這樣做下來,《教育脫貧攻堅“十三五”規劃》的目標一定能夠實現。謝謝。

    “規范人才交流,不搞惡性競爭”

    光明日報融媒體記者:一段時間以來,出現了一些重點高校到處高薪挖人的惡性人才競爭現象,有的甚至還開出了數百萬元的年薪。我注意到你最近在一次會議上也呼吁東部高校要對中西部高校手下留情。除了呼吁之外,教育部有沒有制度層面的阻斷措施?

    陳寶生:謝謝你提的這個問題。因為你提這個問題等于對我前幾天的呼吁給予了聲援,你的關心對我來說是一次支持,非常感謝。

    這個問題由來已久。改革開放以來,先是經濟領域,然后是科技,再到教育。西部的人有一段時間還叫作“孔雀東南飛,麻雀也東南飛”。黨和政府為解決這個問題采取了很多措施。西部的人才成長和使用的環境有了很大改善,教育系統也采取了很多措施,支持西部地區培養當地能夠“留得住、用得上”的人才;支持西部地區從東部地區引進人才;支持東部地區向西部地區輸出人才。

    盡管這樣,西部地區包括東北地區高校人才外流的趨勢總是遏制不住,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形成一個高潮,蔓延開來,這實際上對西部和東北地區來說是在“抽血”。因為打脫貧攻堅戰有一個詞叫作“造血”,要搞“造血機制”?!霸煅獧C制”就是提高人的素質,就是要有人才。你把人家的人才挖走了,不是“抽血”嗎?我說你挖人家的人才,實際上是在挖人家的命根,所以希望我們東部的高校手下留情。

    當然,僅僅靠呼吁手下留情是不夠的。正如你剛才講的,教育部為解決這個問題,逐步作出了一些制度安排。2月份,我們已經發了一個通知,要求東部高校要對人才引進作出規范,薪酬條件都要作出規范,在薪酬條件等方面不能搞惡性競爭。我們第一步先通過這樣的辦法,遏制惡性競爭。為了挖一個人,說給你建一個什么設施,比如實驗室,你來吧,給你一幢別墅,薪酬多少多少。這種惡性競爭在市場上都不那么規范,更別說對人才這樣一種特殊對象,所以,第一步先要遏制惡性競爭。

    同時,各高校要對人才聘用合同契約加強管理,對引進各種人才加強規范,像“長江計劃”“千人計劃”“杰青”,讓他們遵守契約,在約定期內不要跳槽,得按契約辦事,不然就惡化了人才流動環境。我們有一些人就是這樣,不斷地今天跟甲方談,明天跟乙方談,后天跟丙方談,營造對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流動環境,這不行。

    下一步,在今年2月份出臺的規定的基礎上,引導各高校形成聯盟,制定公約,對薪酬等條件大體上作出規范,目標是不讓它惡性競爭。人才競爭是遏制不了的,但遏制惡性競爭是可以加以管理的。要規范正常的人才交流,不要搞惡性競爭,不要惡意挖人家的墻腳。從教育部的角度講,也要改變一些評價機制。用評價機制作為指揮棒,使我們的高校下功夫練內功,自己培養人才,從海內外吸引人才,而不要浪費人才。謝謝。

    “對職業教育要高看一眼、厚愛一分”

    中央電視臺、央視網、央視新聞移動網記者:我問的問題是關于職業教育的。工匠精神已被寫進政府工作報告,我們也非常欣喜地看到,大國工匠們也受到社會各界的高度認同。大國工匠都是從最基礎的工人成長起來的,現在我們國家的職業教育還處在有很多問題的階段。請問陳部長,我們的職業教育下一步應該怎樣發展來適應新形勢下的變化?國家是否有相關制度上的設計?

    陳寶生:謝謝。這幾年由于央視播出一個專欄節目,我們國家開始流行兩個詞,一個叫作“大國工匠”,一個叫作“工匠精神”。這兩個詞都和職業教育關系非常密切。職業教育是我們國家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大家可以到福州去看看馬尾船政學堂,那是150年前建的,是一個標準的職業教育學堂。它的辦學理念、教學方法、管理制度,放在今天的職業學校里面都不落后。所以,職業教育在中國已經成長了很長時間,有了堅實的歷史基礎,現在又有著急迫的現實需求。為什么?我們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已經進入一個新的歷史階段和新常態,進入了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要內容的結構大變動的時代。這個階段加上新科技革命的興起,加上我們國家制造業的快速發展,對職業教育的發展提出了急迫的要求,要求我們為現代化建設提供大量的、大規模的技術人才支撐。也就是提供兩個公共產品,一個公共產品是在全社會通過職業教育弘揚工匠精神,一個公共產品是提供大量的大國工匠。這就是我們的歷史任務。

    這些年來,中央對職業教育作出系統的頂層設計和安排。我們有《職業教育法》,我們召開過全國職業教育工作會議,作了全面安排?,F在,職業教育這一塊,我們每年培養近千萬的畢業生,源源不斷地支撐國家的經濟發展。這是作出的貢獻,但是我們還不適應。不適應在什么地方?不適應在我們的辦學理念,整個社會的理念都不適應。就社會的理念來說,大家希望上普通高校,不上職業學校,還是重普通教育、輕職業教育。這是理念方面的,我們還存在一些教育教學方面的問題,就是重課堂教學、輕實踐能力的培養。教學和實踐“兩張皮”,課堂上學的不會熟練操作。在內容建設方面也有這樣的問題,內容比較陳舊,講的還是過去的技術,學生學了去就業,這個技術是過時的,沒有用。所以,要解決這些問題,促進職業教育健康發展。

    二是一定要采取管用的措施。我們采取了幾條措施,首先,發布《制造業人才發展規劃指南》?!爸袊圃?025”規劃和與之配套的一個制造業人才發展規劃指南,是工信部和教育部聯合制定的,根據這個《指南》,加快人才培養。其次,發布脫貧攻堅規劃。根據脫貧攻堅規劃,每一個貧困家庭培養一個人,讓他掌握一門技能。這兩個規劃是非常實在的。第三,促進產教融合。我們有一句形象的話,把專業建在產業鏈上,把學校建在開發區里。只有把專業建在產業鏈上,才能了解產業發展的現狀;學校建在開發區里,才知道開發區人才需求的動向,知道需求,才能提供供給。第四,促進校企合作。也就是學校和企業合作辦學。企業的技術人員可以到學校去當老師,學校的老師到企業去工作一段時間,建立一種“旋轉門”機制。這種辦法發展下去,就可以促使校企一體,建立自己的人才培養基地,特別是大企業。第五,加強師資隊伍建設。我們叫作“雙師型”隊伍,既可以操作又可以教學,有的來自工廠,有的來自學校,但是他是“雙師型”的人才,這對于提高質量非常重要。第六,要作出制度安排。這個制度安排就是我們要修訂《職業教育法》,目的是引導整個社會轉變觀念,對職業教育高看一眼、厚愛一分,把職業教育看成孩子人生發展的一個非常有前途的選擇和途徑。第七,在制度上解決現在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相分離的狀況。也就是建起一個“立交橋”。在職業學校就學的,他想上普通學??梢赞D過去,二者可以在一定的節點上實現轉換,搭起一座“立交橋”。同時改變考試制度,目前,普通高校先錄取,然后職業學校再錄取,好像職業學校低人一等,要改變這種局面,就要從制度上作出安排。

    總的來說,我們國家教育的發展,建設教育強國,職業教育非常重要,和普通教育一樣,是我們國家實現現代化最重要的智力保障。我們既需要培養愛因斯坦,也需要培養愛迪生,需要培養魯班。謝謝。

    “延長義務教育年限不具備社會基礎”

    湖北日報全媒體記者:最近幾年對于義務教育的年限問題,社會上有兩種聲音,一種是倡議向下延伸,向學前教育延伸,還有一種是建議向上,向高中階段延伸。請問陳部長,現階段國家有沒有延長義務教育年限的考慮?如果有,是向下延伸還是向上延伸?你怎么看目前一些地方正在實施的15年免費教育,覺得這是否意味著這些地區延長了義務教育?

    陳寶生:我注意到媒體上有一些人在討論這個問題。義務教育是我國一項非常重要的基本教育制度。義務教育是向上延伸還是向下延伸,這要依法確定,是國家事權。義務教育有這樣一些特征,第一個特征是強制,第二個特征是普及,第三個特征是均衡。

    如果說向下延伸或者向上延伸,所謂向下延伸,就是學前三年教育納入義務教育;向上延伸,就是把高中教育階段納入義務教育,從強制的角度會帶來很多問題。我們現在還不具有這樣的社會基礎、社會共識。

    義務教育是法定的。我們國家這么大,九年義務教育普及時間還不長,還是低水平的,現在打脫貧攻堅戰,在中西部地區義務教育均衡發展方面還面臨很多問題。也就是說,向上、向下延伸的基礎還不牢靠。從國際經驗來看,大部分國家義務教育是九年制,這是有一定道理的。

    另外,從孩子的成長和個人選擇來看,增加或保持一定的個人選擇、家庭選擇,對孩子成長是有好處的。所以,現在我們還不具備這樣的條件。什么時候具備、什么時候延伸、向下延還是向上延,那要看以后的發展,讓發展回答你的問題。

    至于剛才提到的,有一些省區實行15年免費教育,概念非常明確,這是免費教育,不是義務教育。因為義務教育要通過立法來解決,他們搞的是免費教育。在民族地區搞一些免費教育,這是對民族地區發展的支持,對少數民族地區和民族教育的一種關懷。如果其他地方搞免費教育,是他們從實際出發,有財力支撐,當地黨委、政府可以從實際出發考慮。我們認為,現在我國還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階段辦任何事情都要從初級階段這個最大的國情出發來考慮,我們不辦那些超越發展階段的事情。辦了超越發展階段的事情,鞏固不了,最終會損害教育事業的發展。所以,免費和義務是有區別的。是不是要實行和延續,要看發展;是不是要免費,要從初級階段的實際出發,量力而為,精準發力,保障公平。謝謝。

    “讓留學人員回國潮來得更猛烈些”

    廣東廣播電視臺、觸電新聞客戶端記者:從數據上來看,現在中國一年有超過40萬名留學生回國,成為最大的“海歸潮”。如此大數量的留學人員回國,國內是否做好了準備呢?又將有哪些舉措支持留學人員回國服務?

    陳寶生:謝謝你提的這個問題。留學人員回國,現在每年有40多萬名要回來,就是最大的回國潮。我很喜歡“潮”這個概念,有“潮”就有動力,有“潮”就有風景。改革開放以來,截至去年,大約派出去458萬名留學生,回來了多少呢?322萬名。就是說,我們派出的留學生有八成以上回國效力了。這個回國效力,有長期的,有短期的。

    剛才講每年有40萬名海外留學生回來,確實是這樣?;貒?,為什么會形成“潮”呢?因為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為留學生回國創業提供了動力,創造了條件,培養了典型示范。

    動力,就是海外留學人員回來,可以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學術追求。條件,是說有了這樣人生出彩的機會、學術發展的條件,一般的科研發明條件都具備了,有資金方面的,有設備方面的,硬件、軟件相互配套。況且還有他們人生的標桿,老一輩知識分子在共和國剛剛建立的時候,他們就回來了,為共和國作出了突出貢獻,“兩彈一星”元勛就是典型代表。改革開放以來,又活躍了一大批這樣的先進典型,他們為祖國建設作出了貢獻,樹立了人生的標桿。所以,形成這樣的“回國潮”并不奇怪,我很喜歡這樣的“潮”,讓這樣的“潮”來得更猛烈一些吧。

    現在從教育部的角度,一是給回國人員提供服務,為他們建立“綠色通道”,讓他們回來辦各種手續通暢一些,少走一些彎路。

    二是給他們提供事業條件。比如“春暉計劃”,資助了數千名海外人員短期回國搞研究,支持西部、東北高校和海外留學人員搞科研合作,目前已經立項2000多項。

    三是提供崗位。比如我們支持高校引進各類人才,像“千人計劃”等,已經引進了1094人。促進“千人計劃”“萬人計劃”在教育戰線落地,十八大以來,已經有2003人在教育戰線工作了。同時,我們還為他們搭一些臺,我們搭臺、他們唱戲,通過人才推介會、洽談會等一些平臺,讓他們在平臺上尋找機會。

    四是為在海外的留學人員提供比較全面、綜合、周到、方便的留學服務。我覺得把這些服務做好了,就像我剛才說的一句話,“回國潮”會來得更猛烈一些。謝謝。

    “‘雙一流’不是‘985’‘211’的翻版”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國際在線記者:自2015年國務院印發統籌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的總體方案以來,網絡媒體炒作多個版本,比如擬建的學科和高校是什么?還有人擔心“雙一流”建設會成為“211”和“985”建設的一個翻版。請問“雙一流”在建設管理上將有哪些改革措施,消除社會對它的誤解?同時,大家關注的“雙一流”名單大概什么時候對外公布?

    陳寶生:“雙一流”是2015年以后,我們國家產生的新的詞匯,簡稱為“雙一流”。它的知曉面相當廣,我注意了一下媒體反應,不僅僅局限于知識界、局限于高校。2015年,國務院印發了總體方案。前不久,教育部等三部委下發了實施辦法,到此為止,“雙一流”建設的頂層設計、配套制度、工作方案、遴選標準、遴選機構、工作程序都具備了。

    這兩年,關于“雙一流”的報道很多,有的網站發布了所謂的“雙一流”學校和學科名單。還有一種猜測,“雙一流”大學和學科怎么遴選,于是采取了一些措施,包括剛才大家提到的挖人才、搞包裝,想包裝上市?!半p一流”要建設世界一流大學、一流學科,它的定性就是8個字“中國特色、世界一流”,標準是中國特色和世界一流的有機融合,它不是“985”“211”的翻版,也不是升級版,更不是山寨版。它是一個全新的計劃,在“985”“211”基礎上,把建設世界一流大學的事業在新歷史潮流下推向前進。

    怎么回避剛才你提到的弊端,消除這些擔心呢?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明確“雙一流”的遴選范圍。我今天明確地講,“雙一流”遴選范圍中,部屬高校和地方高校是平等的,都在這個范圍之內,只要你認為有這個本事、條件,你就多一點自信。也就是說,我們同等對待部屬高校和地方高校,建不了一流大學,可以建一流學科。兩類遴選,一類叫大學,一類叫學科。

    二是公平競爭。不能跟過去一樣,一個學校一個學校搞評估,最后確定誰上誰下。按照中國特色、世界一流的標準,需要第三方評估,需要專家委員會評估。我講了四句話,叫作“競爭優選、專家評選、政府比選、動態篩選”。

    所謂競爭優選,就是無論一流大學,還是一流學科,是競爭出來的。俗話說,“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就知道”。專家評選,就是組建專家委員會,這項工作我們正在做,最近幾天會做完,專家委員會主要由一些戰略專家組成,由他們根據標準進行評選,這是專家評選。政府比選,就是專家評選之后拿出一流學科建設、一流大學建設的初步名單,由政府根據服務國家戰略來比選確定。動態篩選,就是名單中的學校和學科是有周期的,不是終身制、固化的,一個周期完結的時候,如果不行,請讓位。原來是終身制,只進不出。新辦法是有進有退的,是動態的。我們最近正在組建專家委員會,在專家委員會基礎上,確定標準進行遴選,爭取上半年完成這個程序,公布第一批建設學校和學科的名單。

    “校園跑道建設不能搞‘低價競標’”

    北京青年報記者:我們注意到,去年多地都發生了校園“毒跑道”事件,有一些家長甚至只要孩子入學的學校有塑膠跑道,就非常擔憂。我的問題是,目前我們國家塑膠跑道的新國標進展情況如何?另外,我們如何從供給端和需求端兩個方面來杜絕校園“毒跑道”?

    陳寶生:“毒跑道”事件是輿論普遍關心的一件事,社會關心、家長關心、政府關心。事情發生之后,我們組織力量做了認真研究,對每一個事件都做了調查處理,從中發現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跑道建設從材料到工程、設計等,沒有標準或者標準非常陳舊。比如材料的標準,是多年前的一個標準,非常陳舊。還有在制度安排方面,也有缺失,主要是招投標制度方面。招投標都喜歡低價競標,誰喊價低、報價低,誰中標,不是按照標準來辦,沒有質量意識。還有就是人才方面存在缺陷,學校老師對這個標準不熟、不清楚,多種因素綜合起來,就產生了“毒跑道”事件。怎么解決這個事?我們覺得主要是抓三個方面:

    第一,要修訂或者新建標準。這兩年我們和有關部門、研究機構合作,對跑道建設的材料、設計、建筑等方面分別制定了標準。這個標準已經經過了充分論證,今年上半年按照標準發布的程序進行適應性調查,這是制定一個標準的基本程序。適應性調查是大范圍的,這個程序完成之后,標準就要對外公布,將來就按照這個標準執行。這是要辦的一件事。

    第二,在制度上作出修改。招投標制度不是按照誰報價低,就讓誰來中標,要按照標準、質量要求來辦,這是關系到我們后代的事情。

    第三,靠實責任。我們和幾個省市簽訂了備忘錄,將來還會逐步和更多的省簽訂備忘錄。強化地方政府監管責任,責任落實了,才能逐步減少這類事情,責任不能缺失。今后校園跑道以及相類似的設施,在建設程序上最好是搞代建制,誰中標誰代建。建完以后“交鑰匙”,交給學校使用就可以了。學校不會做,就請專業力量來做。謝謝。

    “解決校園欺凌問題要樹立法治思維”

    中評社、中評網記者:去年北京中關村二小“校園欺凌”事件在網絡上引發熱議,這個校園暴力事件是媒體上討論非常熱烈的話題。香港在每個學校都有一個住校社工,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減少該類事件的發生。請問部長,香港的經驗對內地解決該類事件有什么借鑒之處?未來內地和香港可以就“校園欺凌”事件展開怎樣的合作?

    陳寶生:首先要區分兩個概念,一個叫作校園欺凌,一個叫作校園暴力。我覺得,對這兩個概念作一個區分是必要的。

    校園欺凌是發生在學生之間、同學之間的一種失范行為,相互帶有欺凌,但不是犯罪。校園暴力,是犯罪,是違法行為。二者之間有時候會有一些交集。校園欺凌可能有時候帶有輕微的違法。我想對這二者要作一個區分。

    校園欺凌的特點有四:一是發生在青少年之間,這是主體。二是欺凌不是玩笑,也不是過分的玩笑,和玩笑無關。三是欺凌還帶有一些炫耀,是孩子不成熟的一種行為方式,炫耀力量、炫耀關系、炫耀地位。四是手段有時可能很殘忍,這種殘忍也許是孩子自己無法評估、自己把握不了的,他不知道后果,這是校園欺凌。

    對于這種校園欺凌,教育部和高法、高檢、公安部等聯合進行了綜合治理。這兩年綜合整治以后情況大有好轉,但還沒有根本消除。我們采取的措施,一是首先明確一條,解決校園欺凌的問題要樹立法治思維,多用法治方式,以法來辦,只有這樣,解決校園欺凌問題才能取得社會共識。

    二是建立機制。沒有機制,責任就落實不了。這個機制有兩條,一個是校園內的機制,我們叫作校園安全防范機制,得有人把這個事管著。還有一個就是校園外面,就是圍墻外面的事,那就是綜合治理機制。學校所在周圍,街道、社區、派出所、企業聯合防范,用社會的力量、家長的力量、學校的力量進行綜合防范,建立這樣一種機制。

    三是明確重點。有了重點,才能把它解決好。要根據學生發生欺凌的行為、特點,大體上把治理重點確定下來。

    還有就是要加強教育,加強排查、督導,當然還需要有專門的力量。就像你剛才提到的,現在中小學在均衡發展過程中,大部分學校已經在門口設立了保安人員,有的還設立了法制副校長。這是借鑒了國外包括中國香港的做法,當然我們也有我們自己的創造。這個機制很好,我們正在推廣。我們驗收義務教育均衡發展的時候,其中一條標準就是有沒有保安人員、有沒有法制副校長。我們也會在這方面進行一些國際合作。謝謝。

    “校園足球給中國足球開了人才成長新通道”

    新京報記者:我們知道,中國足球一直以來都是國人心中的痛。近年來,教育部提出發展校園足球的計劃,給大家帶來一些希望。請部長介紹一下,目前我國校園足球工作的進度如何?還想請你預判一下,通過發展校園足球,什么時候才能化解中國人這個心中的痛,讓中國足球真正走向世界?

    陳寶生:發展校園足球是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總書記非常重視我國足球事業的發展,這也是廣大球迷的期盼。每逢賽事,球迷都心里暗暗祈禱、祝福、期盼。我們找到了一個長期發展的突破口,就是校園足球。校園足球給中國足球提高競技水平,開了一條人才成長的新通道。它的意義就在于此。我們在以下幾個方面取得一些進展:

    一是普及水平有了一定的提高,也就是擴展了普及面。我們已經確認了1.3萬所足球特色學校,今年要達到2萬所,最終在2020年達到建成4萬所足球特色學校的目標。確定了近70個校園足球特色縣,確定了4個改革試驗區,這是要擴大覆蓋面,就是要普及,沒有普及就沒有提高,讓更多的人參與進來,這是一件事。

    二是教學水平有所提高。主要是編制了校園足球教學指南,拍攝了視頻,制定了技術和內容方面的規范機制。

    三是抓了培訓。我們對20多萬名特色學校的校長、教練員、體育老師、裁判進行了培訓。

    四是開展賽事,加強交流。去年一年,我們開展了20項賽事950多場次,7500名高中生、大學生參加了這個比賽,這個賽事是高中和大學之間的賽事。同時,我們遴選了243名外籍教師到特色學校、中小學任教,還和德國簽訂了足球合作協議,選了一批教練員、運動員到英國、法國、西班牙進行交流,我們的球隊出去跟他們的特色足球學校去踢。就是說,初步出去試了一下,這條路是可行的,開辟了這么一條通道。

    把校園足球這個事搞好,不是一個速效的工作,需要較長的時間。大家想想,楊樹長得很快,松樹長得很慢,但松樹管用。校園足球就得經歷一段時期,為中國足球多培育幾棵松樹,所以需要一點時間,也需要社會的理解,需要各方面的支持。

    具體的工作,第一件事是做大分母抓普及。讓更多的人參與進來,我們要建4萬所足球特色學校,參加的人越多,我們從中選擇的余地就越大。第二件事是做強分子抓競賽。抓競賽,分子就是從分母里挑出來的這些人,要競技、比賽,要和競賽體系結合起來,是比賽出來的,而不是人為挑選的,要靠腳下功夫。第三件事是師資隊伍抓培訓。我們現在師資太缺了,所以一個辦法是抓緊培養。遠水不解近渴,對現在的體育老師、校長抓緊培訓,國內國外資源都用起來抓緊培訓。還有一個就是把現在的運動員,能用的用起來,當教練、搞培訓。第四件事是有序發展抓標準。校園足球這件事還要有序發展,循序漸進,不能一窩蜂、一哄而起搞運動,那不行。所以,我們要做各種標準,像工作標準、競賽標準、選材標準,程序要分類制定好。沒有標準就沒有質量,這是我們的理念。第五件事就是保障條件抓短板?,F在最大的短板是什么?是場地,沒有場地就要靠地方政府大力支持了,為這些特色足球學校、為這些孩子們提供一塊綠茵場,讓他們能夠練練腳下功夫。第六件事是開闊眼界抓交流。就是要“走出去”,跟人家交流,跟強者請教,跟他們比賽。第七件事就是加強管理抓協同。這不只是教育部門的事,教育和體育合作,學校和企業合作,各方面協同起來,加強管理,目標就是一個,打破中國足球那種讓球迷不太滿意的循環,把中國足球搞上去。當然,我們也知道,校園足球這一條路不可能完全滿足中國足球騰飛、振興的要求,但是讓我們的孩子們能盡自己的一份力,作出一份貢獻,我們就滿意了。謝謝。

    TAGS: 發展

    如果您無法識別驗證碼,請點圖片更換

    通知公告

    馬鞍山市陽光學校創辦于2004年,是一所融小學、初中、高中為一體的寄宿制民辦學校,學校占地150畝,環境優美、設施齊全、現有教職工230余人,63個教學班,近3000名學生,如今的陽光已是學生信賴、家長信任、社會高度關注的知名學校。

    招生熱線:18805552019 0555-6777222    QQ:240234588    240234588@qq.com    馬鞍山市博望區新合路(原南環路)管理     皖ICP備17009277-1號
    版權所有 ?2017 馬鞍山市陽光學校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地圖
    WWW.1425C.COM